2019挖贝新三板领军企业年会圆桌论坛:“新三板企业的进退抉择”实录

发布日期:2019-05-23

    2018年12月18日,由挖贝网、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联合举办,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冠名的“2019挖贝新三板领军企业年会暨第三届挖贝金股奖颁奖盛典”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盛大召开。本届大会以“守正出奇”为主题,汇集了包括数百家新三板企业家、投资机构、券商以及多位知名专家学者、权威媒体在内共计近500名代表,与会嘉宾共同就如何面对市场变化和行业变革“守正出奇”展开热切探讨。  会中圆桌论坛环节,新三板报创始人刘子沐作为主持人,与嘉宾国融证券股转业务部负责人于宝亮、汇新能源董事长梁栢强、钢宝股份董事长范金城、亿嘉股份董事长褚爱玲、六人游CEO贾建强围绕“新三板企业的进退抉择”展开热烈讨论。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圆桌论坛:新三板企业的进退抉择(挖贝网wabei.cn配图)  以下为“圆桌论坛:新三板企业的进退抉择”演讲实录(有适度删改):  刘子沐:大家好我是刘子沐,感谢新三板给我这个机会,又能站在这个舞台上,这次论坛的话题是新三板企业的进退抉择。这个问题,是2018年对企业家来说最核心的话题,最近有很多活动和论坛,大家都在讨论进退的抉择问题,企业家怎么想呢?有请我们本场论坛嘉宾。  我今年一直在了解各个资本市场能够给新三板企业带来什么,因为在新三板市场上,今年最大的特点就是摘牌的企业数量增多,整个市场氛围不是很好。我想知道四位企业家怎么看待当前市场,顺便把你们公司所在行业,以及市场对公司的营业给大家讲一下现状是什么。  梁栢强:我2003年从事生物新三板这一块,在这个行业我算是一个老人,在农业部的支持下,2006年、2007年帮助参与过北京八大郊区暖起来的工程,当时农村的暖气管道方面、街道路灯都还没有,不像现在那么发达,我们当时做的设备是节能源,政府给我们的支持非常大,农委、牛市长多次到我们公司。我们推行了八大郊区,特别是延庆县,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弊端,哪里有那么多的边角料,农委要求我们把农村捷达,我们跟农科院联合生产第一台原料设备。也是因为做了这些贡献,公司体量虽小,还是受到了国家对节能方面的支持。  当时我们有一个新的概念,个体户有的做饭、有的不做饭,2008年我们成立这家公司做合同的管理。我们进货工厂是有发票的,计算怎么替代煤炭,生产的产品企业折合多少热量。我们在实际过程中,整个行业的瓶颈在原材料,但没有原材料怎么发电和供热,我们又做了园区的供热和供电。2017年1月份,我们在国融证券的指导下挂牌。  主持人:当时挂牌的理由是什么?  于宝亮:我们做企业的不懂资本,新三板是好融资,但没有想过怎么融资,没有充分准备。  首先做一个企业,有自己的责任,规范企业是首要的。第二关是大家都在做广告,我们挂个牌。我们挂牌也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2014、2015、2016年大家融到资金了,2017年是最难的一批,包括我们挂完牌以后遇到了很多的问题。国家所有的这些机构并没有给我们加分认可,我们的授信没有任何的增加。  主持人:挂牌新三板主要还是规范企业,其次是融资是吧?  梁栢强:对。  范金城:新三板挂牌的掌舵人已经做痛了,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钢宝股份的范金城,钢宝股份是互联网产品销售的一家企业,同类型企业在新三板一共有八家,从2017年公布的数据来看,总资产、盈利能力方面,钢宝股份是第一第二,欢迎各位指导。  主持人:挂牌新三板理由是什么?  范金城:新三板不管成熟度如何,还是值得进入的市场,尽管现在很多企业进来以后有些失望,但是对于我们钢宝股份来说,我们失望并不是很大。  今天下午听了各位老师、大咖的讲演之后,我感触最多的是王晨光老师的演讲,他讲对新三板不要期望太高,不要失望,要坚守,我们进入新三板一直秉承的理念是不要操之过急,我们进入新三板一是融资二是增值。  刚才医药董事长说只有把自身做强,自身的强大加上机会才能成就企业的成功。我们一直致力于如何把自身的肌肉联强,我们崇尚的理念是做对的事情,做难的事情,做时间积累的事情。我也相信新三板一定会面临一场比较大的变革。今天王晨光老师的讲话在我内心引起很大的共鸣,这也是我们进入新三板或是坚持新三板的初心、勇气、耐力。  褚爱玲:我所在的亿嘉股份是生产能源机械的,寿光本身是农业大市,我一直为农业服务了20多年,原来做农药的生产,后来考虑到农业的未来如果没有机械的现代化,没有办法实现我们中国农业真正的现代化,所以我就又涉足到了农机。  当时挂牌新三板,我们就是一个实在的实体企业,对真正资本市场并不懂,当时地方政府推荐我们一批企业最好去挂牌新三板,当然每一个企业都希望自己能够走进资本市场,能够公开我们自己成为一个公众公司,让大家评判一个企业到底做得有没有价值。我们基于这样一个机会,或者是政府的推动,挂牌了新三板。  主持人今天问的是我们进退抉择,特别是在2018年,我们都不知道要不要留在这里,这是我的内心话。我们进的时候,想这里应该会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这是我们当时对新三板的定位。基于这样,我们当时觉得很高兴,我们进入了创新层,在新三板上,可能有很多优质的企业也实现了融资,但它毕竟是中国中小企业的市场。  今天下午我非常荣幸参加这个会议,听了各位大咖的讲解和对新三板的定位,对新三板未来的描述,我们对新三板就有非常坚定的信心,非常值得我们在这里等待。打铁要靠自身硬,我们好好经营自己的企业,在这个市场上等待,也许能开出我们自己的先锋。  贾建强:我是六日游旅行网,很多人问你干嘛跟传统公司在新三板上折腾,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对新三板应该有一个自己的认知和理解,所有的选择没有对和错,适合你就是最重要的。  我们在新三板上待了刚好一年,这一年该达到的目标也达到了,不该有的也不应该有,这是我们对新三板的预期。我们做定制流的公司,中国新三板很少有做2C的公司,原因是一家做2C的公司,用四五年验证这个商业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只看到增长而没有看到利润,往往这样的公司具有它自己厚积薄发的想象力。  我们本身是用互联网加传统旅游服务公司,符合国家讲的消费升级和供给侧改革,在传统业务基础上和互联网翅膀,通过互联网实现营销上的倍增。二是通过互联网实现经济效益,这是互联网给传统企业带来的想象力。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喜欢跟团出去旅游,也不喜欢做攻略。这个是我们面对的用户市场,在这样的市场里面,首先具有互联网的基因,本质又是一个传统业务。我认为,我不希望自己讲故事,而是希望自己踏踏实实把业务一点点做好,互联网的态度和互联网增长的模式在这个业务里面能够表现出来,同时把互联网极致服务理念坚持住,很多时候看自己企业的成长周期。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我们在新三板上有几个重要的收获。我们是2C公司,是最难的时候上市的,那个时候审核非常严格。  作为2C公司来讲,品牌背书很重要。消费者为什么要选择你们来做服务,比如一次要花5万、10万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有中介机构,这可能比你要花500万带来的品牌价值都要高。  二是阵地发生变化。原来在旅游行业,没有人不知道六人游,我们转身过来之后变成了挖贝网等媒体关注的焦点,所有的投资者都是六人游用户,我认为这个平台的转移对我们来讲是有宣传效应的。  三是对我们来讲更多是规范化过程,包括财务规范、批露。你应该怎么面对所有用户、面对媒体、面对公司未来经营,这些公司是公司的收获。  很多人预期在新三板上融到钱,我从来没有这个预期,融钱还是靠你公司自身做得是不是好,我们过去的投资方比较大牌,不希望在新三板找韭菜。我们还是用一级市场的融法跟投资人谈规划。财报里面看到的东西是片面的,无法表现公司真正的预期,券商也是不专业的,更多还是靠自己找投资人,告诉他们我们是什么,更容易融专业投资者的钱,而不是融老百姓(603883,股吧)钱。做一家公司不是退出,而是做有价值的事情,这个是最重要。  主持人:再听一下国融证券于宝亮对新三板的感受。  于宝亮:首先非常感谢挖贝网提供的机会,一开始看圆桌会议介绍的时候,我感到情况不妙,全是企业家,就我一家是券商代表。  听完大家介绍以后,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现场在座的企业家他们对于三板的认识出乎我的意料,他们对这个市场有了一定的认识,他们也是过于自谦,已经在无形中了解了,也熟悉这个市场了,慢慢也知道这个资本市场到底是干嘛的了。  从券商角度来讲,市场那么冷,那么多人参加这个会,那么多企业家来讨论这个事情,本身反映大家就很关心这个市场,这个角度讲,这个市场还有希望,有那么多热心的人和主体。包括刚才各位企业家和新三板中国纳斯达克,前两年说得比较多,这个说法也反映出大家对这个板块热切的期望,确实是爱之深责之切,对市场期许太多了,上来以后落差非常大,实际得到的东西差得比较远。  刚才有专家也说,前两天一直在提新三板是全国证券交易场所。三板2013年开始运营,到现在五年多,整个市场时间并不长,算是比较年轻的市场,在座大家会发现,作为全国证券交易场所缺少的功能就是交易的影子,大家一直在讨论这个市场融不到钱,最根本的就是缺失交易功能。  定价、融资,目前是这个市场的痛点。我自己券商从业经验来看,这个市场发展是有一个过程,挂牌5年多,挂1万多家企业,速度很惊人,这个过程是有成绩的,完成了短暂时间量的积累,这个量的积累才会有后面的制度创新、改革,没有这么多企业改革从何谈起。  我个人感觉在有一些制度上推得有点慢,希望在某些制度上推得快一点,跟市场特点有关系。短时间挂牌1万多家,我们推进了250多家挂牌公司,市场挂牌企业确实不一样,挂牌企业是参差不齐的。另一种企业就是有技术的,但目前规模比较小,确实有核心技术,未来是有一定发展前景,这种企业从长远来看是可以融到钱的。另一种企业是相对比较成熟的企业。到这个市场感觉跟其他兄弟姐妹不是一个层次的,在这种情况又融不到钱。  刚才说监管机构在制度推出的时候就是针对这个问题,比较成熟的、有一定规模,有体量、各方面都相对比较成熟的企业,针对优等生没有及时提供制度支持,导致优等生时间长了以后心就凉了。最近也能看出来,去年、今年摘牌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这种企业,从券商来看是挺可惜的。  主持人:这对券商不是好事吗?继续推进IPO。  于宝亮:我们希望优质企业在这个市场,我们对企业都是有一定感情的,我希望这个市场能够发展好,新三板有它独特的点,是不可或缺,尤其中小型企业就得靠三板企业来解决。市场如果未来不好,对整个中国发展不是一个好事情,我希望这些优质企业留下来。  主持人:您来点评一下,主要讲三个方面,一是新三板市场的核心功能、交易功能丧失。二是新三板制度推出由于受到综合金融环境和监管制约,推进非常慢。三是企业家对于资本市场的选择,怎么看待这个市场,它的需求是什么。我们当时来新三板,进的原因,现在说退的原因,如果新三板市场出现什么样的特征可能会导致我们四位企业家做出其他选择。  梁栢强:既然上来了就不退下去,这个国家也会解决这个问题的,毕竟1万多家企业在里面。  范金城:我们的终极目标还是要退,期望值不是太高,如果企业发挥得很好,这条路是死胡同,我们肯定要退。现在选择进也是根据企业发展需要,选择退也是根据企业发展需要。  我补充一点,我们在上新三板以后,从战略理由上来说也是有收获的,虽然融资上没有通过新三板融到钱,但在其他市场也是融不到钱,自身在规范性、独立性的建设上还是有很大收获。新三板目前对我们来说是个学校,我们还需要在这个学校学习。等学成毕业了,这个学校里面的课程师资满足不了我们的需要,还会坚定的退出去。  褚爱玲:各位大咖对新三板的清晰定位分析,能够让我们看到哪怕一点点的改进和进步,只要来到新三板,就已经有了情节在这里,我们不会退出。如果中小企业特别是实体企业大家看不到希望,我想我应该会退出。  我们还是对新三板的改革很有期待。比如说重新划层的交易改革,带有一定流通性,至少让一部分企业有正常的流通希望。因为只要是一个市场,它的初心应该是要有流动性的,而如果市场没有流动性,1万家企业只有50家或者100家企业有流动性,中国即便要发展这么多民营中小企业,特别是实体企业,应该让这些企业受到持续开放发展的政策利好,让这些企业有信心,愿意在经济建设过程中发挥出最大的力量来。  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既然进入到这个市场,就应该起到一定作用,我坚定相信三板这个市场应该在不久将来发生新的变革和变化。  贾建强:对接资本市场的目的不是退出。让公司做得更大,这个是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最大的用处。对于新三板,新三板一个领导讲过一句话,希望新三板成为中国中小企业的苗圃。退的时机是什么?当你的这颗苗无法在苗圃里面更好成长的时候就需要换新的市场。  对我们来讲,取决于新三板是不是可以更好的在里面学习,汲取营养。一旦公司到了一个程度,比如2C公司需要三年验证模型,三年输出规模,三年完成利润,到了最后阶段更适合去资本市场。从关注度来讲,A股可能有几千万股民,新三板有几家,在A股市场上它的规范和融资路径以及并购业务会比新三板更大一些。  对我来讲,很重要的是自身发展过程中,如果觉得新三板不太适合自己,弊大于利,就应该选择退出。如果在这里面有更多空间和时间磨炼自己,就需要在新三板市场上踏踏实实做好,根据自己企业发展需要来看。  主持人:最近A股市场虽然有所反弹,但它的问题蛮多的,这次科创板在科技创新上也是因为A股,才有科创板的诞生。包括A股美股、港股这么多资本市场,推荐挂牌是多少费用?  于宝亮:这个问题不太合适。  主持人:上市之后挂了新三板还有督导费用,投资机构的路演、差旅、接待,我之前算过一笔帐,一年是100多万,然后我就问了港股,在主板大概是多少钱?是大概400、500万。然后我问美股,说贵的1000多万,便宜的是几百万。  今年有很多做美股和港股,上来就问一句话,能不能融到5000万和1000万,或者去港股和美股,这个问题很多企业家都会问到,我想先问一下您怎么看待各个资本市场的问题,如果我跟您开出这样的条件您怎么办?  于宝亮:新三板市场的压力确实有这个情况,企业的发展需要钱,从目前来看,如果对方说得靠谱的话,其他几个市场也不是那么容易上的。对新三板这个企业只有一部分企业具备讨价还价的能力,大部分企业是不具备这个能力的。  还是回到刚才的问题上,对于一些优质企业,怎么留住这些企业,不流失到其他板块上去,是三板市场要改革,政策创新也好是最需要的,有利于这些优质企业治理,让他们留下来。这个市场组建起来不容易,走到今天也不容易,让这些优质企业流失掉挺可惜。  主持人:我今年接触到很多人,在问新三板企业家,市场不好、政策缓慢、公司虽然规范了,但中国的经济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短期依然有很多不确定性,现在跟我走,1000万和1个亿,梁总您怎么办?  梁栢强:并购也是这样,二是我做这个行业做了15家了,还希望再做10年。  主持人:非常的肯定,不需要,直接拒了,范总您的意见呢?  范金城:我态度非常坚决,5000万和1个亿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不走。  褚爱玲:这个问题没有认真考虑过,不一定不接受这个诱惑,我们始终觉得新三板这个市场既然已经成立了,一定给上万家中小企业有一个很好的交代。来了之后还是想着在这里能够坚定的待在这个市场。像您说的港股也好、其他市场也好,如果还有更优惠的条件是真的没有想过,可能上万家不违背良心来回的话可能有一半要走,只能说我没有遇到这个情况,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三板市场的领导们,如果有的话,应该为这个市场想一些更多的更好的服务政策,能够让这个政策更快更好的好起来。大家都是不负初心,初心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说欺骗谁,都是想实实在在、踏踏实实干好自己的企业。如果让我们的股权有一定流动性,让自己更加充盈,让企业发展得更好,都是我们非常简单的初心。我们还是希望新三板能够更快、更好实现变革,更好服务于我们这些企业。  贾建强:对我们整个公司来讲,这个钱不是说怎么选择的事情,做公司首先是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认为1个亿不至于成为退出的原因,把自己做的事情做了是很重要,没有必要为了5000万和1亿的嫁妆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所谓的融资去换一个板块,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自身的选择是什么样,不会为钱做决策,而是自己需要什么。  于宝亮:刚才有企业家说新三板是个苗圃,我也借苗圃这个话题,新三板应该是有不同梯次的,有一批青苗,这个三板市场应该有梯次的,市场应该是有流动性的。大树也应该去走其他市场,因为我们还有很多优质企业,已经成为森林,市场很成熟,整个市场是这样的,这些需要有针对性制度的推出,才能让优质企业留在苗圃上,让它们变成大树变成树林。  主持人:本次论坛到此结束。

    

    (责任编辑: HN666)